二次元

长安有劫第一笔二十八章巫神秘史

长安有劫 第一笔二十八章 巫神秘史

牙买碟是走投无路的心机婊。他老子牙买加是个文职,在巫神官员体系中职位不高,但是很重要――就是专门给巫神祭祀写感言的。

牙买加文笔很好,写的东西很被老板看中,因此也享受了文秘的待遇。巫神对阵武林的时候,牙买加就一直跟着做现场。老板的目的会是想着通过牙买加的笔杆子来宣扬一下巫神风范。

做文秘的容易死的惨。原因就是文秘做的时间久了之后,掌握了太多的老板的秘密。就算你再忠心耿耿也不行。

牙买加是聪明人

长安有劫第一笔二十八章巫神秘史

,早想到了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这一天那么早。实在是中原与南域的对决中出了意外。牙买加又意外的成了除当事人之外的第四者。

牙买加用记录的秘密附件作为威胁,成功在老巫神的手下换了自己儿子一命。

故事的背景就是这样。然后牙买碟还是因为秘密又被牵扯出来,最后狗急跳墙,不是秘密的秘密自然就没价值了。因此秘密被公开了。

从书店以低廉的价格买到这本《本届巫神秘史》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上面的内容看得我是崩溃的。

比方说,“今夜月光明媚,星光璀璨,万千道圣洁的光笼罩在少族长的头上,使得少族长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的少族长,是圣洁的少族长!”

又比如说,“那中原来的武林盟主青面獠牙,狼头人身,看起来甚是恐怖!只听那武林盟主一说话,就像是刀石摩擦之声,沙哑又老态……”

我真真是佩服这位执笔者牙买加啊!这文字运用水平,这夸张的表现手法,绝对无人能出其右啊!

不过我还是得到了很多很重要的讯息,都是后期牙买碟写上去的,虽说真实性有待商榷,但是有理有据的。

就比如说牙买碟说这来自中原的武林盟主是个女人,就从十年前中原武林之中的武林大会开始推断的,直接列了一个详细的武力值表单,其中一白衣女子黑马一般闯入重围。

再说前几年这巫神少族长顺利晋升族长之后,却突然遁入空门了。虽说没有哪个寺庙敢容纳他,但是扛不住人家巫神族长一颗向佛之心,直接就将住处拆迁重建,自己整了个庙宇,自己做方丈。

牙买碟也真是兔子急了咬死人那种,竟然对此事好好推理了一番,他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巫神族长做过大坏事,夜不能寐,再不赎罪就要死的节奏。

再就是最近的“南域好蛊王”比赛的内幕,根据牙买碟的说法,就是族长最近受伤了,需要好蛊疗伤,所以这才紧急集合,然后让冠军来个“为巫神服务”。

牙买碟说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但无疑是为我提供了及其具有价值的消息。

其中最有价值的是这个巫神的法号,名为“亦嗔”。我有联想到白三娘来,十年前,十年前的白三娘会混到武林盟主的位置上吗?

这世界是不是真的那么小,就让我顺利找到了白三娘?

兜兜转转两三天,看着城里来的玩虫子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也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到处逛逛,看看我身体内这些虫子的威慑力。

据说玉泣蚕是百年之前的蛊王啊!据说人药这世界上只此一个啊!如此的天下无双都聚集到了我身上,我倒真是好运气。

孤孤单单的只有一个人,还有偶尔来自心尖的疼痛。我万分珍爱自己生命了。因此抱着死前吃遍美食的目的,我大街小巷的转悠着找闻起来香香的味道。

“老板,你这里怎么会有小油鸡啊?”我疑惑的看着路边一小摊贩兜售的小油鸡,闻起来味道不错,看起来色泽诱人,只是多少让我觉得奇怪,这南域哪里有那么正宗的小油鸡?

会不会……会不会是音尘?心脏跳动的一快,隐隐约约有些激动,还有些矛盾的开心。

“一看姑娘你就是太久没来这南域了,如今我们陈记的小油鸡可是开遍这都城九乡了啊!都已经三年了,绝对的信用保证!而且是独家秘方,世上只此一家!”这大叔说话说得干净利落,还戴着类似口罩的东西掩住了口鼻。

“来两只小油鸡!打包带走!”我豪迈的一甩手,努力睁大干涩的眼睛。

吃着小油鸡,喝着桂花酒,看着满天繁星,躺在清凉的屋顶。当真是惬意。

我甚至能听到风声,听到心跳声,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的狗吠声。

我又想起了那年的烟花,还有那些年在观鱼山上与“鬼”相伴的日子。

我曾经为了所谓的“未来的幸福”那么那么拼命努力过,无数个应该享受童年的夜晚,我都是在扔暗器捡暗器中度过的;无数个豆蔻年华的日夜,应该绽放美丽的时候,我是在粉身碎骨中过的。

我忍耐了那么久,熬了那么久,就当我感觉到自己有能力保护身边人的时候,当我终于迈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的时候。命运告诉说这一切都是个玩笑。

原来我再努力也只是比别人跑的快一点儿而已,原来我再痛苦,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吃苦。原来早早的守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我以为的那个人。

酒入口甘甜,回味却甘冽,顺着喉咙有如一道火一般滑入我的胃里。

“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原本应该纵情此生的啊!前世那么憋屈,这辈子还是这样。”狠狠咬下一口小油鸡的鸡腿肉,外酥里嫩,入口爽滑,带着淡淡的甜,回口确实各种五香和鸡肉最原始的味道。

内心所有的委屈、压抑全都在这杳无人烟的夜里得到释放。我哭得那么歇斯底里,我质问的那么无力,“如果造就注定了是个悲剧,何苦要让我再走这一生呢?”

我看着满天繁星晃晃悠悠,视线在泪光中越发迷离,“苏长安!你个笨蛋!你个大笨蛋!”

我抱着酒坛,昏昏沉沉,却又觉得越发清醒,“如果,如果你早就看透自己的内心,早就随性而为,早就承认自己喜欢的是燕云乱……那该多好。那该多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