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我的魔法时代80冰中的北极虾

我的魔法时代 80.冰中的北极虾

无数道淡白色的气流从迭戈的身边划过,就像是春天里满大街飘落的京桃花花瓣在随着一缕缕清风漫天飞舞,想不到这么一件华丽的魔纹构装轻皮甲,上面竟然只不过是篆刻这一种叫做‘风刃之盾’的技能,我认为那些华丽的风属性符文,倒不如用来强化一些敏捷属性看起来更实在,而现在,这件冰蛇蜥的轻皮甲除了华丽的外表,几乎没有给迭戈带来任何好处

迭戈站在风刃气旋的中心,手中反握着那把木质长匕首,微微的俯下身体,就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野兽,眼中侵略性的冷芒让四周围观的人不禁要屏住呼吸只有站在练武场另一面的我,才是能够真正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强大的威压

安德烈在我上场之前,曾偷偷地告诉我,作为一名五级风系魔法师,迭戈算得上是同等级魔法师中的佼佼者

在迭戈的脚下有一道光圈儿,那是一个五角星型风系魔纹法阵,符文的线条散发着淡淡地白色光华,这些都是凝实的风系魔法力实体化表现,在法阵之中,那些符文若隐若现,我对风系的初级魔法有些粗浅的了解,但是对这种看起来施法都需要五秒以上的二级魔法,却认识得不算太多,起码眼前这个魔法技能我就没见过

不过,我能够感受到那个法阵之中风系魔法力量让迭戈的身体一点点的向上漂浮,现在看起来他只是用两只脚的脚尖儿接触地面,就像是漂浮在空气中,完全摆脱了地心引力和身体的自重,迭戈只是轻轻地向左侧迈出一小步,但是身体确鬼魅一般的向左侧闪出两米多

迭戈脚下的那个五角星型的魔法阵,随着他的移动而始终停留在他的脚下,迭戈每一次优美的侧身滑步,近乎于漂移般迅捷的身法,惹来场外一片片惊叹与欢呼,冷酷的外表,华丽的服装,飘逸的动作,无论哪一点,对于迭戈来说都无限接近完美,他就想是一只在展示着獠牙的猎豹,围着猎物闪电一般的不停奔跑

我此时一只手里还捏着刚刚使用过的‘魔力催化’卷轴,这张卷轴让我身上的魔法气息直接提升了一个层次

忽然之间,迭戈猛地滑倒了我右侧身后,那里恰好是我视野的盲区,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听见周围一片惊呼声传过来,头刚转过一半儿,就看到三道如刀片一样锋利的风刃带着一抹回旋的弧线激射过来,我身边的三面冰盾不停地旋转,锋利的风刃瞬间将其中一面冰盾切得四分五裂

我惊骇之下,看到那些风刃余势不止向我飙射过来,被迫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魔法率先释放出去

“冰爆”

环绕在我身体周围的三面冰盾直接爆裂,炸成漫天的冰粉,巨大的冲击波将那三道风刃化解于无形

诺亚在场外急切地对我大喊着:“吉嘉,开启魔法盾啊”

我不敢有任何的分心,刚想要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张‘魔法盾’卷轴出来,迭戈却趁机如同鬼魅一样向我冲过来,握着长匕首的那只手藏在身后,向我诡异地笑了笑与此同时,还有三道风刃也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呼啸着向我射过来

我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心里盘算着那三道沿着弧线轨迹飙射而来的风刃落点,顺手先甩出一支魔法冰箭,随后在右侧手臂上再次撑起了一面晶莹剔透的冰盾

那只冰箭准确的将一枚风刃挡下来,在半途之中就碎成了冰屑,而那枚风刃也因此而偏离原本的路线,偏转了一个方向直接从我头顶上掠过,我紧紧地盯着其余的那两枚风刃,率先迈出一步摆好防御姿势,在我的眼中出现了那两道风刃的虚线,让我能够准确的预测到风刃的落点

我抬起挂着一面冰盾的手臂,将第二枚风刃直接磕飞因为之前就预估过这道风刃的威力,我不敢从正面硬接,只能按照强巴赫当初讲解的‘盾牌格挡’中的卸力的手段,用小冰盾将那风刃推开,饶是如此,我手中的那面冰盾坚韧的圆弧表面,也是被齐刷刷地削去了厚厚的一块儿

最后的那一道我已经无力阻挡,最后只能勉强的拧着身体向后闪躲,第三道风刃贴着我的鼻尖飞过去,将我的额头前面的碎发齐刷刷的切掉了一块

就在我穷于应付三道风刃的时候,迭戈握着匕首紧随着风刃的后面冲了上来,我还没有将身体摆正,就看到他握着匕首,一抹白色的刀光闪过,长匕首在我左腿上划出一道口子,丝绸的长裤并不能挡住木质匕首,木制匕首仅在我的大腿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印记

“石化皮肤”

木制匕首毕竟不是很锋利,面对岩石般坚硬的大腿表面只能是划出一道灰白色的印记,与我擦肩而过的迭戈惊疑之下,认真的看了一眼手里的木质匕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木制匕首送到嘴边儿,伸出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然后才冷笑着对我说:“你会的东西还真是很杂,连土系魔法‘石肤术’也会”

他想要反身绕到我的身后,直接想用匕首抵住我的喉咙,想要尽快结束战斗,却被我用单手斧挡住,本以为迭戈的力量会比我大很多,但是当我的木斧子砸在他的匕首上,才发现他整个身体都是轻飘飘的,只是轻轻一磕,迭戈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飘去

我趁机低头看了一眼被划开的裤腿,感觉左腿有点凉飕飕的,勉强呲牙向场外的诺亚笑了一下

却没想到第一道风元素凝结出来的绳子,诡异如同白色小蛇一样的沿着地面直接缠住我的双腿,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惊骇莫名地看着双腿被风系魔法紧紧地缠绕,暗道一声:不好想要尽全力将那魔法绳索挣脱开,但是双脚已经被紧紧地缠绕在一块儿,根本就不能动弹分毫

这时候我才明白刚刚迭戈的风刃和迭戈刺的那一刀都是佯攻,真正对付我的手段却是这不知什么时候施放出来的‘束缚术’,但是这已经于事无补,我被禁锢在原地,这时我才感受到迭戈眼神中怀着深深地憎恶与怨恨,数道风刃围着他不停的飘动,他得意地看着我,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暗暗地戒备着裁判席上的老魔法师,见到老魔法师一脸的平静,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迭戈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残忍的微笑,随后他随意的摆弄着那把木质长匕首

,从我的视野范围里消失了,这时候,场外的诺亚大吼着:“迭戈,你真卑鄙”

当我的身后有一股淡淡的微风吹来,我知道结界中是不可能有风的,所以我下意识微微的侧身,然后向后看去,在我的视线中,迭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身后,他正显出了一副狰狞的脸孔,向我施展一记刺杀,他握着匕首,拿匕首化成一缕流光捅向我的后腰

那只匕首带出的劲风已经将我腰上的衣襟吹起,而我早就在等着这一时刻的到来,就在他的匕首刚要刺进我的身体,我将一股纯净的火元素力量,灌注进那只火属性的虎眼石鼓图腾中

“抗拒火环”

一股不可抗拒的推力从我身体中心位置的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向周围涌动,同时将迭戈整个人从我的身边推开,迭戈惊讶地发现一种巨大的火系力量,让他的身体向后直线的退去,他的身体原本就是半漂浮状态,身体轻如棉絮,所以更加的不受自己控制,狼狈的撞在练武场边缘的方尖塔下的黑铁基座上,疼得迭戈脸色变得瞬间一白,闷‘哼’了一声

但随即迭戈狼狈的侧前方翻滚出去,一支小小的冰箭撞在方尖塔的基座上,撞得粉碎,虽然冰箭没有伤到迭戈,但是弥漫出来的寒气,却是沾染到了他的身上,那一点点‘浅蓝冰焰’让迭戈的冰蛇蜥轻皮甲上面布满了一层薄薄的寒霜,虽然冰蛇蜥皮甲的抗寒属性还算不错,但是骤冷之下,迭戈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我看到随手甩出去的冰箭并没有奏效,却把迭戈逼迫得十分狼狈

借此喘息机会,我在身体前继续绘制一幅繁复的魔纹法阵,脸上额头上都已经浮现出细密的汗珠,连续施展了数道瞬发的‘冰盾术’之后,因为频繁的使用‘时间停滞’,魔法池中的魔法力所剩不多,虽然魔法元素从四面八方凝聚到我的身体中,可是这毕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魔法池里的法力才会重新恢复

等到迭戈重新调整好自己状态的时候,在我的面前悍然耸立着一面巨大的水墙,宽度大概十米多的水墙完全将我和迭戈在练武场上完全的分隔开,我们只能是凭借着水墙映出来的影子,判断对方的位置

我在场中的优势,恰恰是在这时候变得非常明显的,因为场外的很多人都看得非常清楚,那面巨大的水墙将我和迭戈两个人强行分开,我在水墙上看到迭戈所在位置是真实的,而迭戈反观我的映在水墙的虚影,却是假的,那只是一个用水元素做出来的影子

场外的人看得真切,但是练武场上的迭戈却被我蒙在鼓里

因为这场决斗毕竟不是那么正规,场外围观的学生们免不了要,有一些迭戈的朋友会给他提醒,迭戈自然也能看的见场外那些同伴焦急的脸色迭戈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依靠自己的身法,迅速的穿过水墙,在风系魔法的辅助之下,他速度非常的快……

而我等的就是这一时刻,他以最快的速度,一头扎进了水墙中,然后四周围观的观众们都听见了我那声令人绝望的魔咒:

“凝”

整个冰墙在我轻微的喊声中,迅速的凝结成一面弥漫着强烈的寒冰气系的冰墙,也恰好将正试图穿墙而过的迭戈冻结在这座水墙上,像是一只挂满了冰的北极虾,一半儿的身体被冻进了冰块中,只有整个头颅、半只手臂和一条大腿留在了冰墙外边,迭戈的脸色变得铁青,浑身上下一分一毫都动不了

迭戈就这样狼狈的卡在冰墙里,我身上的束缚术已经因魔力耗尽而消失,我恢复了自由,然后走到冰墙前面,将木质斧子悬于他的脖颈上,在所有围观者的面前,高高举起斧子照着他的脖颈比划了一下,随后就以胜利者的姿态,不紧不慢的提着木质斧子走向场外,场外那些围观的人一时之间变得鸦雀无声……

鹰潭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艾玛做四维需要预约吗
甘肃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