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永恒蓬莱第522章思断崖下

永恒蓬莱 第522章 思断崖 下

“云飘飘呢,云飘飘来了没有?”在雷牢中,他们都以为他昏迷地认识不信,但他确信云飘飘去过,他可以感知周围的环境。隐在远处的影子,慌乱地跑掉了。

顾xiǎo顾指着夕遥,“好你个夕遥,你不是喜欢我xiǎo师姑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你别忘了,是谁将你送去跌打房,还替你付了药费。”夕遥愕然,“她都説了,药费不是她付的。”顾xiǎo顾恨铁不成钢,“她説你就信了,不过是不让你背上心里负担。”

似乎确实是这样的,爱你的人,会隐瞒对你的好,不愿给你压力。夕遥反驳道,“我只是好奇,她怎么会来牢房看我,她不是讨厌我么?”顾xiǎo顾道,“正因为你受苦,她才要来看你的笑话,谁叫你当初没接受她的好意。”

夕遥搞不懂,所以不想争论,“我们去找张老师,他应该教我们修行了。”钟定道,“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管在哪儿,都要找,不然我们全都去当捕头得了。”找找看,或许能找到,不找,却绝对找不到。

杜铁面从山洞中走出,板着的脸上有些笑意,“夕遥,留步。”夕遥三人戒备地看着杜铁面,不知道他要耍什么花样。杜铁面道,“别害怕,殿主説,你一定要来吃牢饭,别人,或许还吃不到。”这句话叫顾xiǎo顾瞠目结舌,“什么,你们还要关他?”

夕遥却明白其中的意思

永恒蓬莱第522章思断崖下

,“放心,任务我会去接的,你告诉殿长,别太xiǎo气。”杜铁面道,“这个你大可放心,院长知你要找张怀,你们可以去思断崖找找看。”夕遥diǎn头,“替我谢谢殿长,我会回来的!”

顾xiǎo顾纳闷,“他们怎么知道老师的行踪?”夕遥道,“那许殿主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呢,刑殿三大殿主之一,手眼通天。”书院三大殿管理学子,战殿负责对外安全,刑殿负责犯错弟子惩罚,功德院负责经济运转及各种奖励。

思断崖,也不知是不是相思,才将崖边想断。这是群山上下的一处悬崖绝壁,夕遥三人费了很大的精力,才爬上来。但幸好的是,张怀果然在崖dǐng。他坐在悬崖边上,周边摆着十几个空酒坛子。

原来这是十几天,竟然跑到这里来喝酒。顾xiǎo顾道,“张老师,你怎么跑这里来喝酒了?”张怀回过头来,头发散乱,醉眼朦胧,让人担心他是不是要掉下去。他的身影看起来那般孤单,他的面容説不出的憔悴,究竟因为什么,才将这个汉子折磨成了这副模样。

夕遥快步走过去拉他,无意间望见悬崖一旁的场景,登时便怔住了。钟定见夕遥久久不动,好奇地走上前去,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顾xiǎo顾见二人这般,心有些痒痒,强忍住害怕,走近一看,张大了嘴巴。

在悬崖的下方,是一个从地底长出的高塔,这座塔十分古朴,塔dǐng六面是金光灿灿的符纸,塔身是一圈一圈的深黑色铁索,将它牢牢捆缚住。塔上偶尔冒出的五颜六色氤氲的气体,像极了它的外衣。

在地面上的空地里,有背剑而立的剑院弟子,衣冠整整地守卫着。塔的前段,有十二根闪着火焰的台柱,将漆黑的地底层微微照亮。刺耳的魔音尖啸着,吓得顾xiǎo顾直接软倒在地上,“这究竟是什么鬼叫声?”

声音空旷,嘶哑,透露着无限怨恨,“张怀,忘恩负义之徒,待本座出塔之日,定是你丧命之时。”顾xiǎo顾愣愣盯着张怀,“老师,它是在叫你?”邋遢的张怀突然眼冒精光,自悬崖处站起来,白袍无风自动,“万妖王,做你的春秋大梦,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出镇妖塔。”

“啊……啊……啊……,张怀,你这些年,只怕也不好过吧,若有一天,花香约杀回来,你又如何自处。莫非,还像当年欺骗我那般欺骗她。”张怀被问的哑口无言,让他们三人猜测着,花香约是谁,约的又是谁?

夕遥道,“老师,我们该回去了,大家都拉了十七天的课了。”张怀从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中清醒过来,那些回忆,不是説好了都放下嘛。为何面壁十年,还执着于此。十年前,没有守护住她,就彻底结束了。留下的只是遗憾和悔恨,她不知道有多恨我,但希望她别回来,云麓书院岂是一域妖王能撼动得了的。

张怀捋了捋散乱的发丝,正声道,“万妖王,当初那个张怀早就死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镇妖塔内吧。”张怀转身离开悬崖,“你们三个,跟着我,课拉的实在有些久,我们得抓紧了。”

夕遥开口问道,“这就是什么地方?”张怀并不隐瞒,“你们迟早会知道,告诉你们也无妨。镇妖塔关押的,那是云重鬼渊拘押回的大妖,这些大妖杀之不死,就只能镇压。”“难怪师父説,他去过云重鬼渊。”剑圣门弟子会到鬼渊历练,与云麓书院有渊源。

钟定道,“何处是云重鬼渊?”“两个世界的夹缝,这个夹缝很大。妖魔鬼怪遍生,其中不乏妖王,不死不灭。在发现出口以后,几次想冲入碧野,都被书院打退。书院一直都在与鬼渊对抗,有些妖王被擒拿之后,杀之不死,就困在镇妖塔内。”

“那何处是幽禁之地?”张怀岔然,“你知道幽禁之地?”在云雾城兴风作浪的,便是从幽禁之地逃出,血幽老祖的一缕残魂。“幽禁之地的魔头,来自荒古世界。这些魔头焚天煮海,捉星拿月,不在话下。”

顾xiǎo顾心忧,“既然这般厉害,若是逃出,岂不是碧野的灾难?”张怀笑了笑,“幽禁之地的守卫比镇妖塔还要严密,这些魔头压在碧野,力量会流失,根本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夕遥心想既然这般厉害,那一缕残魂如何逃出,出了奸细,还犹不自知么?5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