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无上顶峰第八十六章令人震撼的天地炉

无上顶峰 第八十六章 令人震撼的天地炉

“让你永远沉眠在教皇的水沉木棺,是我唯一能够做的。每条生命都有生存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有被爱的理由,愿你来世不要再遇见我。”

风舞雩合上水沉木棺,退出了教皇陵。张月瑶原本就已经开辟灵海进入聚灵境,数月以来,更是于灵海之地不断演练舍心单锋,此刻化飞虹匹练已不成问题

“张师妹,我们今晚在镇上休息一晚,明日再赶回清萍湖翠微峰?”面对张月瑶,风舞雩虽然内心想起韶华胜极

无上顶峰第八十六章令人震撼的天地炉

,但却不敢越线,时而更是尴尬地回避。

“好啊!”反倒是张月瑶不拘于泥,落落大方。

夜色温柔,无眠的风舞雩此刻临窗望月,心中感慨颇多。这一夜,张月瑶终于平安,他再也不用时刻担心,仿佛悬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去。

可是这一夜,好像缺少了什么。风舞雩抬头看向对面的客房,耳边好像又响起了那空灵优美又充满思念的箫声,现在想来,也唯有江南雨那样痴的人,才能吹出那样的箫曲。

江南雨仍旧在圣桥边,疯傻癫狂,独自作着自己的画。也不知画了多少遍,但他总是画了又擦,擦了又画。

“江兄,张师妹成功救了出来,斩龙誓死于舍心单锋,神武教宗已经彻底消失了。”风舞雩仍旧充满了内疚,他看着江南雨,恨不得两人遭遇对换。

闻言,江南雨入笔的手似是停顿了下,但随之又妙手生花,不多久就画出了一幅画。

人渐渐地少了,夜风吹起阵阵凉,风舞雩不知道此去一别,是否还会相见,便一直站在他的旁边。

这是他此行以来,唯一感到的遗憾。不论日后如何,他想这样的一种遗憾会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久久无言,风舞雩忽然心头一动,感到圣桥之下的运河似有异动。他赶忙走近运河岸,只见运河之下,火光烨烨,似是熊炎烈火,运河水面升腾起了阵阵水雾。

火光越来越烈,水雾愈趋浓厚,就在这时,“轰”一声爆炸,水柱擎天而起,水花四溅。

“哈哈……”忽然一物自水柱中出现,伴随得意猖狂的笑声,又听到“天地炉,天地炉,老夫终于得到你了,前人未遂之愿,终于到老夫手里完成了,哈哈……”

风舞雩心头一凛,原来是云清尘,抬首望去,果真是一个火炉,上古时代以天地为熔炉,造化为工,以阴阳为碳,万物为铜的天地炉,此刻一出现,运河水瞬间干涸,河岸边树木成焦。全身散发着灼灼光芒,就连云清尘修炼的七翼火神翼的气息都被融化。仿佛在它面前,万物低首称臣,无敢违逆。

“果真是上古传承之物!”风舞雩震撼,天地炉还没发动,就已经有此威力,若是有人将它炼化,镇在灵海,其能为简直不可想象。

可是等到细看去,天地炉又让人大跌眼镜。不是青铜,没有金属,完全是由陶土砌成,这一方天地炉像极了平常人家厨房里的灶台,四四方方,四方侧面皆有一个人头那么大的洞,里面火焰长燃不息。可就是这外观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灶台,周围无数火色光芒浮现,像是古老的文字无人识,像是神奇的图案,无人能看懂。四方侧面古文所刻写的天地二字,浑然天成,神韵玄奥。

“风舞雩!”不见其人,却闻云清尘的声音自天地炉中响起,“你果然没有欺骗老夫,老夫既然得了这天地炉,此后你与云门再无恩怨。”

风舞雩闻言只感觉肩头一热,火翼印记就消失。

“别忘了,你说过要用天地炉为江南雨熔炼身骨,助他恢复修为。”风舞雩大声呼喊,并不确定云清尘是否还会实践诺言。

“哈哈……”云清尘的笑声突然停止,以鄙夷万物的姿态说道:“老夫大道得成,也罢,老夫就成全你们。”

话一毕,天地炉一方侧面即刻射出火焰,须臾之间,就把江南雨收进天地炉之间。火焰温度之高,空气中都散发着白烟,风舞雩直接被火焰震伤倒地。

“哈哈……”踌躇满志的云清尘留下一路的笑声,消失在了天际。

“风师兄,发生了什么?”不多久张月瑶的声音响起,她急匆匆地将风舞雩扶起,问这问那。

风舞雩将刚刚一切说了出来,可是当他再看去,两岸焦木依旧,运河清水又已经哗哗流淌,月光照下,像是镀了一层银粉。

“怎么会这样?”疑问萦绕在两人心头间,这一刻运河充满了匪人所思,要说云清尘从运河中出现,风舞雩可以肯定他是借助通道与地下暗河,可是运河之水竟然能够抵抗天地炉火之威,实在匪人所思。

两个人将目光看向了镇民世代奉为圣桥的石桥,此时的圣桥白光湛湛,散发出如海浪潮水一般的灵力,运河的水也是因此多了起来。两人几乎可以肯定,这里肯定有不亚于天地炉的至宝。

半柱香之后,白光消散,灵力消失,两人在石桥上探寻一夜,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蕴藏灵力之宝,圣桥依旧死寂如初。

“张师妹,我们还是回去吧!”翌日,风舞雩的声音响在了如潮的人浪之中。

“此地虽有至宝,奈何与我们无缘。”张月瑶的脸色有点落寞,好像很不情愿。

“只希望他日来此得到至宝的人,心地善良,能为天地万物作出贡献。”风舞雩又劝了张月瑶几句,两人才化飞虹匹练飞离了此处。

“张师妹,我见你虽有灵海,但是灵力不够浑厚,我们先去一处,或许那里有机缘,助你开辟出更大的灵海。”风舞雩的话响在天际。

“那就多谢谢风师兄了!”

九皇山龙光古寺废墟,两道飞虹匹练降落。自从云门人伦悲剧在此发生,数日以来,再也没有人来过这里,云易晨经过那日,虽然不死,但也受到极严厉的惩罚,早已忘却了此地。

但是风舞雩仍然还能记得那日的异样,那斩灵刀劈不碎的石佛像,肯定有奇宝存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