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妖孽強者在都市第74章你的游戲我玩不起

  妖孽强者在都市 第74章 你的游戏我玩不起

  中午,杨家旗下控制的一家酒店中

  杨望山和严列两人赫然在此

  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两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人

  这两个老人,穿着花衬衣的老人是严列的老父亲,严君

  而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则是杨望山的老父亲,杨耕

  “恭喜了”

  严君和杨耕对视了一眼,忽然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两人在蕴神境界停留很久了,早年他们并不知道蕴神境界只是古武第一步的最后一重境界,还以为是古武的最高境界

  这也导致他们两个人心态爆炸,把目光盯在了京都,准备进军京都

  可是现实却是给了他们一个巴掌,让他们了解到了蕴神境界只是普通人眼中的强者,在古武界,他们只能够算一个地方性高手

  最后他们想方设法的想要更进一步

  但是碍于修炼功法的普通,以及资质平庸,他们只能够停留在蕴神境界巅峰

  这一停留,就是停留了二十多年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突破了,他们简直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恨不得到处炫耀一番

  杨望山看着他们两人,嘴角抽搐了两下,拉扯了一下杨耕的袖子,叹息的说道:“爸,现在还不是咱们高兴的时候”

  杨望山的扫兴,让杨耕和严君两人都感觉有些不爽

  不过他们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自己可以高兴的时候

  沉默了一下,严君对杨耕说道:“老杨,刚才那个老家伙让人传消息给我,让我尽快对林家和陆家动手”

  杨耕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收到了这个消息

  “你说怎么办”

  严君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面敲打着,眼神时不时的闪烁着精光

  之前,他和杨耕都只是算计印安而已,他们两个人只是想要从印安的身上欺骗到一些好东西过来突破

  不过突破之后,他再回想之前见到印安的一幕幕,发现突破后的自己,在印安的面前依旧算不得什么

  这让他有点不太敢和印安分道扬镳,也不舍得就这样放弃掉印安那个冤大头

  “打吧”

  杨耕仔细的沉思了一会儿,最终用着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突破之后,他才知道印安的强大

  这个时候,既然不能够和印安分道扬镳,就只能够一条道走到黑了

  至少,跟着印安或许还有好处拿

  但要是和印安分道扬镳,这样的话印安说不定会杀上门来

  最重要的是,明海市是自己的大本营,现在自己已经被陆家记恨上了,已经没有半点退路了

  唯有前进,才能够博出一个未来

  “好,那咱们今晚就先布个局”

  严君笑呵呵的说道

  他们的年龄不小,虽然说算不得上千年王八万年龟,但该有的履历还是有的

  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能够拿到的好处更大

  ……

  ……

  阴老魔住着的房子中

  古绪坐在大厅中的沙发上面

  ,正在指导文生一些修炼上的事情,以及替他解答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文生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这时路崖来到了古绪的身边,对古绪随意的说道:“那老家伙并没有转移据点,也并没有把那些捉到的人转移掉

  还有,杨家和严家的那两个老家伙进入了古武第二步,现在聚在了一起,估计是在商量怎么对付陆家和林家吧”

  古绪点了点头,把视线移动到了冥三的身上,笑着问道:“你觉得到时候如果杨家和严家的那两个老家伙没死在陆家或者林家的手上,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冥三都没有思考,直接对古绪说道:“他们两个只有三个下场,要么死在林家或者陆家的手上,要么死在你们的手上,要不然就是化为肥料,成为血祭的一份子”

  通过南城那个万世殿殿主亲卫所说的一条条歹毒的计谋,他已经对万世殿的行事作风心寒了

  所以他能够猜得到,杨家和严家的那两个老家伙接下来是什么下场

  从他们得到印安的好处时,他们两人甚至是两个家族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古绪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会后对路崖说道:“如果今天杨家和严家要对陆家以及林家动手,我们到时候就去看看

  如果没有打起来,咱们就再去那个工厂看看,一天天的索然无味,我都快坐不住了”

  “你的意思是,要和万世殿正面打一场了”

  路崖白了古绪两眼,叹着气说道

  他觉得,和万世殿的争斗,还是慢慢来比较好

  自己可不喜欢天天打生打死,那样多无趣啊,毕竟人间的风景,要慢慢的看才行

  “我想要看看,那老怪物到底给了他仆人什么底牌”

  古绪手指轻轻的捻动着,眯着眼睛说道

  他有些不太相信,印安来明海市只是为了血祭的

  因为如果真的要血祭的话,三四线城市更能够隐藏,甚至在农村最为稳妥

  可他偏偏选在了明海市,这就有些意思了

  而且,自己也想要看看,那老怪物在印安的身上留下了什么底牌

  “算了,也该好好打一场了”

  路崖原本还想要劝一劝古绪的,不过一想到和万世殿的争斗涉及的东西,他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自己这些自封的人,虽然和万世殿都是对立面

  但是,自己这些人的道都不相同

  自己的道,讲究顺其自然,顺势而为

  而古绪的道,全在一刀之中

  自己劝古绪再等等,这不是劝古绪在他的武道之上再停留停留吗

  说不得自己真的说出来了,古绪这家伙都要拔刀相向了

  这样可不妙,毕竟自己几人有过约定,万世殿没有清除之前,自己几个人可不能够提前进行争斗

  古绪突然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枚骰子,他把玩着那一枚骰子,对路崖说道:“要不要玩个游戏”

  路崖看到古绪手上的那一枚骰子,飞快的摇着头说道:“不玩,你的游戏我玩不起”

  “那就算了”

  古绪摇了摇头,把玩着那一枚骰子的手微微用了用力

  只希望……明海市这一盘棋,能够让自己好好的玩一场游戏……

济宁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许昌治疗精索静脉曲张方法
南阳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