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丹武至尊第七百四十章冀宗發威一更

  丹武至尊 第七百四十章 冀宗发威(一更)

  “祖父放心,景弟的惨死,我会报仇这次武塔之斗,我志在冠军,虐杀那韩苏,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插曲,在那之后,我的武道之路,不会停歇”

  冀宗脸色冷酷

  “你这么说,祖父就放心了”冀征对冀宗的表现相当满意

  而现场其他人,对这抽签结果,感到意外的人也不多显然

  ,聪明人并不少,韩苏反正早晚是要遇上冀宗的,现在遇上,正是时候

  而这场比赛的结果,根本没有任何悬念,所有人都知道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冀宗,是王境二重天才

  而韩苏,仅仅是灵境九重

  灵境和王境之间的巨大差距,是有多少天赋,多少底牌也绝对无法弥补的

  “聂家那边的人听好了,之前屡次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现在你们就算是跪在宗哥面前,求宗哥饶一命,宗哥也不可能会手下留情了”

  冀宗的一众拥趸们,都是幸灾乐祸的朝这边喊着话

  聂家众人听了,也是不甘示弱,聂星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什么宗哥,我看应该改名叫贱哥才对,我还真没见过哪个人这么贱的,人家都不搭理你,你还要三番四次的凑上来,非得求着人家看你一眼才行”

  那群冀宗的拥趸一听,顿时怒火中烧

  孙科科地酷后察所冷通科主

  “我就骂了,怎么样”聂星冷笑一声

  “小子,你找死”

  “宗哥,他们真是嫌命长了,宗哥狠狠虐他们狠狠虐死韩苏这小子”

  那些冀宗的拥护者,一个个都是气得头顶冒烟

  “嘿嘿,韩兄,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聂星这个时候,才觉得不对,一下子焦急起来,挠了挠脑袋

  “没事”

  苏寒目光悠然,自信一笑,望着对面跳脚叫骂的一群人,突然诡异一笑道,“不搭理你们,你们还真是臭来劲了啊冀宗,你也别唆使一群小角色在那跳来跳去,是不是我把你灭了,你这帮小弟就彻底闭嘴了”

  苏寒此言一出,众人都是脸色大变

  什么意思这韩苏真要公然跟冀宗叫板

  一时间,就连其他中立势力的人也是来了兴头,两人在擂台上抽到一起是一回事,可是公然叫板,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大家有好戏看了

  “小子,你什么意思宗哥也是你能挑衅的”一名冀家天才叫道

  苏寒悠然笑道:“苍蝇这么多,不收拾还等到何时”

  这表情,这语气,简直不把冀宗放在眼里

  全场更是一片哗然,这是针锋相对,杠上了啊

  冀宗双眼一睁,银眸中射出一片寒光,射向苏寒似乎是在审视苏寒凭什么有这底气

  那淡淡的目光,落在苏寒身上,便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众生一般

  “既然你执意要找死,我也阻挡不了或许,你也知道这一战会是你的坟墓,是你的末日,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的表演,算是最后的一点挣扎”

  冀宗的嘴角,慢慢勾出一点嘲讽的笑容,脸上那悲天悯人的神情,在不断放大

  就仿佛,苏寒在他面前,就是一头蝼蚁,是可悲的跳梁小丑一般,随时可以被他一指头捏死

  而他的声音,明明很轻,却响在每一个人的耳鼓中,给人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年轻天才,心神都仿佛被冀宗的声音所影响,一个个心跳犹如擂鼓一般,久久不能恢复正常

  这是王境强者的威压

  一时间,台下所有的年轻天才,都被冀宗的王境威压所震慑

  孙不不科独艘学战冷由由通

  冀宗仿佛是故意一般,并没有收敛自己的王境威压此刻,他的王境威压,就如同肃杀的秋风一般,将在场所有天才尽数压制

  无一例外

  然而,却有一个例外

  站在擂台上的苏寒,神色仍然是那般云淡风轻,无比的轻松,无比的悠然就仿佛那铺天盖地的王境威压,在他那里压根不存在一般

  就仿佛他面对的,不是南疆第一天才冀宗,而是一只蝼蚁一般

  一时间,就连冀宗的脸色,也是不自觉的微微僵住

  孙地不地方艘学战阳考恨毫

  但是随即,冀宗的嘴角,再度勾起更加嘲讽的弧度:“任凭你再装模作样,在我这里,只有两个字――送死”

  话音一落,冀宗手中一抓,一柄寒气逼人的长剑,宛如从冰山中抽出来的一道玄冰,散发着幽幽白光,那寒气如同九幽地狱吹出的冷气一样凛冽

  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惊讶得回不过神来,尤其是看到冀宗手中那柄寒气逼人的长剑,那分明是一柄准王器

  “这冀家的人,果然是对冀宗重视之极,连准王器都给了他”一时之间,就连观众席上的射阳王都有些坐不住了

  “这一下,这韩苏恐怕要完蛋”

  “没错,他不是身怀逆天的冰冻法宝吗偏偏冀宗也修炼冰冻神通,这下看他还怎么发挥”

  “这韩苏的好运气,这次真的到头了”

  擂台上,冀宗银眸深处,陡然掠过一道杀气他并不是轻敌的人,也不是那等没脑子的人,他的战斗哲学,就是不论对方是强是弱,都要释放出自己最强的力量,用最快的速度将对方彻底虐杀

  “剑气蚀骨”

  冀宗快速挥动手中的长剑,一身强大的冰冻剑气喷薄而出,一时间,整个擂台,仿佛变成了无穷无尽的冰雪世界

  就连擂台下的天才,此刻也是不断往后退,显然无法抵御这溢出的寒气

  突然间,擂台四周的虚空,竟有一片片硕大的雪花,如鹅毛般不断飘落

  而在雪花飘落之间,剑气开始纵横,每道冰冻剑气,都是那般锋芒,冰寒

  很快,那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交织成无数的剑气巨

  在冀宗手诀引导之下,那万千剑气陡然化为一根根银针一般的细丝,朝苏寒身上扑去

  这些细丝,看起来纤细,实际上,却是非常可怕,一旦扎进人的身体,不要说血肉,就连神魂都能冰冻

昭通治疗遗精费用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路线查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