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九鼎狂尊第二百二十一章血色怪物

  九鼎狂尊 第二百二十一章 血色怪物

  元邈山虽然也是一个八鼎六阶强者,但是他却比一般的六阶强者要强大很多,他是只差一步就突破八鼎七阶的强者,此刻他正与兽尽大战的难解难分

  若是以元邈山的实力来说,真的和兽尽生死大战的话,即使杀不死他也能给他以重创

  现在再加上另外六个八鼎六阶强者,兽尽真的有些力有不逮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这六个六阶强者所组成的阵法威力真的很强,足以有和七阶强者争雄的资本,八道身影在这里大战不辍

  “轰……”

  围栏屏障之外突然传来了轰击的声音,元邈山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来了原始之城的城卫军,数千强者将这里包围的水泄不漏,而且还有元雪儿的统领第一时间

  他们在元雪儿的声令之下开始轰击围栏屏障,原始之城的几十个八鼎强者还有数千七鼎强者共同轰击这道围栏屏障,很就令围栏屏障出现了一些薄弱的地方

  但是很,那些刚刚出现的薄弱地方就被其他地方的能量补充了起来

  这道围栏屏障很不简单,不像是普通的八鼎七阶强者能够布置地出来的

  据说兽阁的建立者是一个原始森林深处的妖兽,这道围栏屏障一定是这头妖兽留下来守护兽阁的,那一定是一个惊艳的强者,光是他留下的这么一个屏障都要原始之城出动这么多力量才能让其出现一些破裂的迹象,并不能一击就击破

  若是换做普通的八鼎七阶强者,恐怕在面对这么多七鼎强者还有数十个八鼎强者的时候,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多章节请到

  然而,他们面对兽阁远祖留下来的一道屏障一时间竟难以解决,足以看得出来这个兽阁的远祖多么的惊艳与不凡了

  也不知道兽阁的远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兽,若是他还存活于世间的话,得知兽阁被消灭,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原始之城带来一场灾难

  兽阁之外数千七鼎强者不断的轰击着这道屏障,而围栏屏障也越来越显得薄弱了起来

  众多兽阁的人躲在这道屏障强的地方,他们战战兢兢地观看着中央八道身影战斗的情形,情势对于兽阁的人来说很不妙,兽尽明显不是七个人的对手

  兽阁之外还有大量的原始之城的城卫军,若是被他们将围栏屏障击破,兽阁也就会随之而灭亡,到时候兽阁的这些人恐怕也不会有一个好下场

  “轰……”

  围栏屏障慢慢地变得稀薄了起来,它真的太特殊太坚硬了,数千人半个时辰的时间都没有将其击破,虽然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却始终都不曾破碎

  兽阁中的人越来越不安,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亦或是老人,他们的脸上都写着焦急的神色,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恐惧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体内流淌着妖兽的血液,他们被八道身影大战的威势,还有兽阁之外轰击围栏屏障的强大城卫军的气势震慑,有一种想要匍匐在地的感觉

  尤其是那些小孩子,他们张开大嘴,脸上写着复杂的神色,浑身大汗淋漓,倒是颇有一种野兽的姿态

  器破天将这一切都收在眼底,他感到很是奇怪,这个世界真的太奇妙了

  流淌有妖兽血脉的人类竟然是如此,他们虽然失去了妖兽的形态,和人类没有任何差别,但是在关键时刻他们的表现和人类还是相差很多

  “砰”

  兽尽突然被七个人击落在地,他跌落在距离兽阁之人不远处的地方,手中的兽骨依然阴风惨惨的,并且被染上了不少的血色,看起来很是恐怖

  而且在兽尽的身上也有不少鲜血流淌,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血液,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闪烁第一时间

  “轰……”

  外面的城卫军还是不断的轰击着围栏屏障,之前浓郁的屏障遮盖一切,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当然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现在由于围栏屏障的稀薄,能量被击散,从里面向外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将整个兽阁团团围住,就是他们不断的轰击着这里,让兽阁的围栏屏障即将破碎

  兽尽很不甘,他还不想死,但是若是真的让原始之城的城卫军将屏障轰破,在城卫军的洪流中他也难逃一死

  到了这个时候的兽尽想要孤注一掷,他的神色突然加的阴狠了起来

  那根兽骨棒被其甩了出去,然而他并没有将兽骨对准七个六阶强者,而是对准了身后的兽阁强者

  兽骨在这个时候变得长了很多,它穿过人群,鲜血四溅,此地的氛围加凄惨了

  “啊……不……”

  一声声凄厉的嘶喊伴随着一道道生命的消失,论是小孩还是老人,他们被串成了糖葫芦,而且是血色的人形糖葫芦

  这个场面震惊了所有人,令远处与兽尽对峙的七个六阶强者都动容,他们不知道兽尽到底要做什么,却也知道他的举动一定有阴谋

  论是八鼎强者还是七鼎强者,只要被兽骨穿身而过,他们只来得及张开嘴呐喊一声就彻底死亡,灵魂也在瞬间被磨灭,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根兽骨有噬魂蚀骨的能量,只要被其击中,不仅仅是**上的伤痛,就连灵魂也会遭受重击

  这也是为什么这根兽骨会给人如此阴冷与凄惨的感觉了,被它吞噬的灵魂不计其数,这一刻是将兽阁的所有人的灵魂都吞噬而去

  “你们都去死吧”

  兽尽疯狂了,兽阁被他亲手覆灭

  所有的兽阁众人,不管是老人孩子还是大人没有一个生还,很短的时间就部都被串在了长长的兽骨之上

  鲜血洒满了兽阁整片土地,这里阴风怒号,数英魂残碎的意念在空中飘荡,他们不甘、他们愤怒、他们力的飘荡、力的惨嚎

  造成这一切的兽阁阁主兽尽真的是彻底疯狂了,他将目光看向器破天的方向,显然他不想放过器破天,不过这个时候七个强者来到了器破天的身前,这才让兽尽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大笑着将兽骨串成的糖葫芦横扫出去,鲜血不断的在此地喷洒

  众人对于此骨避之不及,他们亲眼看到了这一切,都感觉这根骨太邪恶了,它的出现根本就有伤天和,尤其是兽尽的这一疯狂举动是让他们法释怀

  兽尽却在此时冷笑了起来,兽骨并不是针对众人而去,它带着那众多人形的血色糖葫芦冲进了一间茅草屋中,片刻的时间那里就冲出了一道由血色能聚出来的身影

  那是一个半人半兽的身影,它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妙

  兽尽将所有的兽阁之人血祭,竟然是为了召唤出这个怪物

  这个怪物的出现立刻给所有身在兽阁中的人带来了强大的威压,器破天在此威压之下跪倒在地,口吐鲜血差点昏厥过去

  围栏屏障也在怪物出现的同时被罩上了一层血色的能量,看起来比起之前加的强大了不少

  怪物张开了血色的双眼,一道血色的能量扫射而出多章节请到

  七个人带着倒在地上的器破天瞬间远退,那个怪物太强大了,仅仅只是一道血眼扫视而已,就让他们如此心惊胆战,若是真的和它交手,恐怕七个人都不是这个怪物的一合之将

  “你们都觉得我兽阁这么好欺负吗今天我要让你所有人都给我的兽阁陪葬,不只是你们,就算是外面的那些人一个人也别想溜走,都留下来吧都去死吧”

  兽尽真的疯了,他披头散发,那根兽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手握滴血的兽骨站在天地间一步一步走到怪物的近前,抬头望去

  四目相对,兽尽突然被鲜血染红,他的身影飘了起来,竟与怪物融合了

  一道血色的人影出现在天地间,强大的能量从其身上不断发出

  这一刻的兽尽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他和怪物融合,或许说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这个时候他完成为了这个怪物的一部分

  在这具怪物的身上没有任何情感,他只有一个意念,就是消灭此地的所有人,血色的双眼扫视过所有人,除了血色的杀伐,没有任何表情

  围栏屏障突然扩张了起来,数千城卫军也进入了屏障的范围之内

  这一刻,有幸身在原始之城中的很多兽阁之人都匍匐在了地上,他们大气不敢出,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眼神惊恐遥望着兽阁的方向

  原始之城中出现了这样的奇怪现象,很多人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一动不敢动,不像是生病也不像是中毒,趴在地上颤抖不已

  很多看到这种情况的人感到非常奇怪,也非常疑惑,不过这些人都是兽阁的人,也让很多人拍手称,他们觉得这是兽阁的报应到了

  距离兽阁并非很远的地方,在原始森林中的另外一个地方,一道强大的身影也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望着兽阁的方向

  而兽阁中,血色的怪物突然拔地而起,它的身影不断的变大,它低头俯视着数千城卫军还有器破天以及七个八鼎六阶强者等人

  他们在怪物的眼中就像是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一般,怪物抬起了一只脚,一片城卫军在惊恐中被这只脚踏为血泥

马鞍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张家界治疗白癜风医院
唐山治疗精囊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