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我的魔物娘軍團第八十九章魔物化后遺癥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八十九章 魔物化后遗症

  一间狭小的临时居所,看上去破败不堪屋子里diǎn着几根蜡烛,木制的粗糙床板上铺着一层略单薄的棉被、木制的破败小桌上方这一本厚圣书圣光的徽章被放在了供奉显眼位置上……算得上是这里唯一的装饰品

  “嗯,稍等一下”从邻家借来的火种被放入了壁炉里,又添了些柴火——这些事情暴风娘亲力亲为干得很快不到半分钟左而已:“请坐吧,赛博坦——虽然深有残疾,不过还是很灵敏呢我该怎么説怪不得这就是你拒绝法术的原因么可是比迪妮莎小姐要坚强呢”

  “……不知道该怎么説”赛博坦看着要来搀扶自己的暴风娘,挥手示意不用后坐下道:“嗯……应该説一如既往的寒酸么”

  “嗯,不过你以后再这样説的话也许会稍微生气一些吧”这才随手将法杖与法帽摘下放心爱衣架上,又将黑色的披肩与外套脱下放在一旁:“没看到我做了新衣服么”

  “……呃,那个……”赛博坦实在不知道该説些什么脱下厚厚外衣的对方还是身穿着神职人员装扮:“很漂亮”、

  夸一嘴吧……

  “谢谢”暴风娘笑着答应了下来:“我相信你来这里应该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嗯,我也有放心吧,虽然房子很破不过隔音还不错,最起码我施法了首先嘛……要感谢一下你救了我”

  “呃,这个客气了”赛博坦説道:“我想我们关系到这一步了,只不过我稍微有那么一diǎn能力,所以愿意拼尽全力去做有了报偿我不做的话,身边的迪妮莎与潘达拉贡也会做吧……”

  “嗯,但是她们没有做哦而且……虽然我算是附赠商品”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暴风娘似笑非笑的説道:“你曾经提过一嘴人性有七大原罪,其实何止七大不过你总结的不错——我自认为骄傲、贪食皆为虚幻但我这个嫉妒却是真的挥之不去啊……问个问题,你有什么办法么”

  “什么叫增产品”赛博坦不解的问道

  “啊啊,就是我好像是捎带手被救的一样”暴风娘回答道:“好像是你在救爱丽丝菲尔的时候,顺道把我给救了——”

  “……米爱丽牧首,你这样説就太让人伤心了”的确稍微有些伤心:“你算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接近完人的人,而且呢説句私心还是这样的美女——有你这种情操的人在这片世界上我还真的没有见到第二个,让你死掉是绝不可能得没有爱丽斯菲尔太太这回事,我还是会去做我应该做的事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去击杀地狱火把你从瓦砾下面拽出来——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説”

  “……呃

  ,诶诶抱歉抱歉,你还真的生气了啊”米丽爱?暴风尴尬的笑了笑:“现在不知道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害怕你説的是实话……嗯,我能感觉的出来不必多言了”

  “呃……”怎么办和这样的狂信娘在一起就这一diǎn有问题什么话都説到一半,对方就已经自説自话着自问自答了

  “你救了我,这我无以为报——虽然这条生命在一开始曾经迷茫过,绝望过,颓废过但是后来我竟然真的想起了你的一些话语,让我倍觉自豪同时也让我顿悟与迷茫,圣光的教义中大多数是告诉我要如何信仰,却未曾告知我如何坚强与自身的修养你却能够帮助我度过这种难关……唉……説来惭愧啊,亏我还是个牧首”暴风娘苦笑了一声:“一开始我认为活下去就是罪恶,但是现在我认为活下去就会有无限的可行性与可能性”

  “……你能这么想真让我欣慰,最少没白救你”赛博坦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笑了出来:“不过真让我惊讶,爱丽斯菲尔説你最起码也是领主级别的人物但是现在看来……诶呀呀,果然等级这个东西就是给孩子的游戏——看起来你还是能够控制自己并且控制的最好的”

  “不,也许是最坏的”

  “……”

  “没什么……不过我现在的确依旧虔诚的信仰着圣光,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圣光回应了我的呼唤,这让我自豪与错愕理论上……我既然已身为魔族,便不可能在使用圣光了才对……”

  “哦……”赛博坦此刻却不这么想圣光这东西看上去就跟技能差不多了,谁用都行知识产权的注册表一注册,盗版的照样用而且用的还很厉害

  “我会彻查为何我与爱丽斯菲尔会遭此大难——不过嘛,在此之前”今天的暴风娘显得甚至有一丝的……妩媚她的手轻轻拂过赛博坦的脸颊,低声的説道:“我来帮你治疗好了”

  “这个……谢谢,老实説我就是为此而来的……你要干什么”

  “给你脱衣服啊,你总不想你新的肉体和你的衣服张在一起吧”暴风娘笑了笑:“那样的话我们就必须‘重新’再来一遍了——从斩断手脚开始重新来”

  “好,那听你的……这个,我觉得这一件不用脱……喂喂喂最少这个我真的觉得……”

  “圣光啊……”暴风娘有些惊讶的看着赛博坦,不过现在更加以一种调笑的口吻那种感觉就好像几个刚刚学坏的女学生凑在一起看女性向爱情动作片一样虽然羞涩,当更多的是调笑

  “我是真的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以这种‘场面’来惊呼【圣光】——老实説,你似乎长得不是那么男性化,为什么……这就是普通男性么”单手捂着自己发红如蜜桃般几欲滴汁的脸颊,暴风娘嘿嘿笑了笑,眼神开始从上到下打量对方:“我更加没想到的是,原来有一天我也可以同样説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呢”

  “……”呃,以前觉得自己身边就算有再多的女流|氓,面前者为应该不是

  但是真的没想到啊……

  “咳咳牧首——你是个圣光的信徒吧”第一句説的是义正言辞,接下来却有些弱气:“我是男的我怕什么——麻烦你要是能断臂重接的话就快一diǎn伤口还是会疼,愈合后的感觉也不是很好……”

  “……等等”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暴风娘似乎有些玩味的説道:“我忽然想要和你聊聊天了——怎么样配合一下吧”

  “……喂”

  这就是魔物化的后遗症么原来那样圣洁的女孩,竟然现在变成了……好在对方只是在赛博坦面前这样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大概费用
丽江治疗男科方法
济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