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古神之触第九十章红龙的堕落完

古神之触 第九十章 红龙的堕落(完)

参谋室中的李察正大叉的双腿,头枕着双手,十分悠哉的享受着身下阿莱克斯塔萨的口腔服务。

在人来人往的参谋室进行运动也算是别样的刺激,特别是对红龙女王来说,每一次有人进入或者走进这里对她的自尊心都是一种极大的打击。

为了族群的延续你能做到何种地步呢?李察把玩着那对龙角很是期待。话说龙族的命运都不怎么样啊,艾泽拉斯有着五色巨龙,五位龙王和他们的族人守护着这个世界,大地的守护者黑龙耐萨里奥、掌控魔法蓝龙玛里苟斯、守护生命的红龙阿莱克斯塔萨、守卫时间的青铜龙诺兹多姆、守护梦境的绿龙伊瑟拉。

虽然黑龙的繁殖能力挺强的,但是耐萨里奥这家伙非要搞各种试验,导致万年来自己也就奈法利安和奥妮克希亚两个子嗣还活在世界上;蓝龙一直濒临灭绝,原因就是在一万年前抵抗恶魔的战争中被自己的好兄弟黑龙从背后突袭,玛里X斯至今都神志不清;红龙就不用提了;青铜龙行踪不定,没人知道他们还剩多少;至于绿龙,天天睡觉繁殖个屁啊。

“这是最近的报告。”普利马蒂斯将一叠报告放在了瓦斯琪桌前。

“就放边上吧,我一会在看。”

瓦斯琪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察那边,虽说参谋室人来人往

古神之触第九十章红龙的堕落完

,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原本的男女参谋都被瓦斯琪赶到了别的屋子,毕竟李察不是很愿意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雄伟的身姿,外一参谋部的男女看入迷了变成群体PLAY可就不好玩了。能进来的都是一些比较亲近的人,像是经常汇报情报的普利马蒂斯,刚在银月城演讲完的赛蕾娜,清剿一个巨魔据点的弗洛尔西亚……

不过瓦斯琪很恶趣味的每一个人每次进来都用不一样的声线说话,造成一种有很多人进出的假象,欺骗无法回头看的阿莱克斯塔萨,她越紧张,做出的动作就会越异样,李察就越舒爽。屋子里除了李察还有一位的心情是极度舒爽的,那就是奥妮克希亚。

李察当初“买”了两条龙,奥妮克希亚对自己的售价一直耿耿于怀,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等了这么久终于让自己等到了机会,和父亲齐名的红龙女王如今只能以这种方式委曲求存,实在是太棒了!坐在凳子上远远的看根本看不清楚,奥妮克希亚直接站到了李察的身边,看着羞耻的红霞布满红龙女王的脸庞,恳求自己离开的眼神出现在红龙女王的双眸,愉悦的感觉充满全身。心情好食欲就好,奥妮克希亚觉得自己现在可以吃一吨的饭、两顿的肉、三吨的糕点、五吨的小甜饼……

看到奥妮克希亚站在李察身边欣赏战斗,瓦斯琪也叫来了自己那个正在练习潜行刺杀的徒弟瓦莉拉,然后把她放置在了李察的身后近距离学习。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脸比红龙女王还要红,甚至想的也更多。师傅怎么叫我过来学习这种东西啊!好羞耻,我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可是离开这里师傅会不高兴的吧,不离开她们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坏孩子?李察大人让我补充营养又给我这枚隐匿戒指,是不是一会我也要做这个?他要是要求我应该拒绝呢还是不拒绝啊,李察大人侧脸看上去也还不错呢,接受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啊。啊,我在想什么!我还小啊,那东西看上去好大会戳死的吧……

“啊~~~~~~~”李察呻吟着抖动着身体,阿莱克斯塔萨吞咽了牛奶仔细清理着战场留下的痕迹。奥妮克希亚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瓦莉拉似是期待似是拒绝的看着李察。瓦斯琪好笑的看着这个场景。

贤者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李察看着阿莱克斯塔萨的身躯又来了感觉,提枪之前,李察想起了某位奶商曾经提起的一种玩法,李察便取了一件长袍带着阿莱克斯塔萨离开了参谋部。

李察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只披了一件长袍的阿莱克斯塔萨,红龙女王紧紧攥着长袍生怕这块布遮不住自己的身体。

李察的目的地是科赞的炉石总店,这一次李察没有选择顶楼,选择了一楼的一个房间。关上了门,李察把阿莱克斯塔萨摁在了玻璃上,然后提枪上龙!科赞炉石总店附近是最繁华的地方,人流不断,时常有人看向这边,阿莱克斯塔萨羞辱异常做着徒劳的挣扎,她的双手被李察牢牢摁在玻璃上,一条腿也被触手提起,只留下一条腿在艰难支撑,紧张害怕使她的身体各处变得紧绷……

李察并没有告诉她,玻璃是特制的,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而外面看里面只能看见一坨黑影,就让这头红龙的自尊和羞耻全都抛弃掉吧……

刺激的时光缴械总是很快,李察躺在床上略做休息,红龙女王蜷缩在地面上哭泣,李察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在哭泣,这一次大概真的刺激到她了,不过这就完了么?李察从那名大奶商身上可是学了很多中玩法呢。

在楼顶上俯瞰地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在草丛树林感受大自然的奥妙,在蓝天与云朵共舞,甚至在海洋中享受窒息啪啪的别样刺激。红龙的心正在一点一点的碎裂……

李察和红龙在海陆空留下战斗痕迹的时候,兽人的故乡遥远的德拉诺,李察的一位老情人降临了。

“这里应该就是德拉诺了吧?”魅魔伊织环顾着周围,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河流,蓝色的土地,还有奇特的比树木还高高大的蘑菇。

伊织回忆着:“这么巨大的蘑菇,我记得李察说过,有巨大蘑菇的地方是赞加沼泽。”

“影月谷在哪儿来着?”一只挠着头“好像是在东方?东是那边来着?”

想了半天一直突然想起来李察教过的一个办法看太阳:“太阳升起是东边,太阳落下是西边……不对!他还说过每个星球不一样,这里怎么分辨?不管了,跟着太阳走,总能找到影月谷的!”

友情链接